中兴胡剑:智慧银川为什么能成为智慧城市2.0的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近日,笔者对中兴通讯副总裁胡剑进行了专访。中兴通讯近几年在智慧城市领域取得了瞩目的成绩,特别是“智慧银川”项目成为智慧城市2.0的最典型代表。为什么是银川这座城市脱引而出?城市地域属性差异与智慧城市建设模式选择之间有何种关系?中兴讯通在智慧城市领域是如何定位?等问题,胡剑在本文中一一进行了回答。

  中兴通讯的“智慧银川”项目是智慧城市2.0的最典型代表,在业内也获得了巨大的关注与赞誉,为什么率先脱颖而出的是银川而不是东部更发达的城市?能否谈谈城市地域属性差异与智慧城市建设模式选择之间的关系?

  胡剑认为,我们惯常的思维中对东西部城市的发展有着固有的“偏见”,我们不能认为银川市小、不发达,银川市政府非常关心智慧城市建设。但是相对而言,城市规模和东部比没那么大,为什么银川会成为智慧城市2.0代表,银川是一个全程的、进行统一规划建设的智慧城市,中兴通讯提供的13个模块(13个垂直领域的应用),现在基本覆盖了城市生活的各个方面,比如交通、环保等。

  智慧城市建设实际上要跟政府自身改革流程变革要结合在一起的,银川为什么能做?第一个是资金统一立项与管控,各个委办局以后的信息化建设不能自己立项,全部归口到产业公司,寻求产业公司去立项,从资金源头抓起,便于实现集约化建设。各委办局要申请建设项目软件或者硬件采购的,都需要统一建设,政府向这个产业公司来采购服务。第二个是数据共享交换,各个委办局必须把数据交出来集中存放,然后共享、交换。银川原来的智慧城市建设办公室是在市委督察室,市委督察室落实市委的决策的,所以力度非常大。智慧银川能够成为智慧城市2.0样板与政府自身改革,流程架构变革是相关的。

  第三赋予行政服务大厅权力。这是银川市政府和东部城市不一样的创新模式,东部城市各个垂直部门很强,银川市政府成立的行政审批服务局,程序性审批就是我提供了这些材料,你就按照程序就给我办,程序性审批人员统一到政务服务台。比如我申请个护照,你就按照流程直接走下去就行了,以后委办局只有监管的职责没有审批的职责。但是东部地方更多是改良性的模式,行政大厅其实还是材料归口单位,而各个委办局还是根据自己的系统关联,做的好的进行并联审批,但是还是各个委办局独立审批。而银川市直接在行政大厅进行审批。东部城市的各个委办局信息化程度比较强,而且地方大难以整合,所以银川在这点来说相对具有优势和创新性。

  目前各个城市政府领导在看待智慧城市建设问题上存在一定的“误区”,很多城市对智慧城市建设定位成一个“信息化项目”,或者把智慧城市作为招商引资的一个工具。胡剑认为,政府把智慧城市作为政府变革、转型发展,提升效率最重要的一个抓手,要是把智慧城市建设和这些工作结合起来,智慧城市就不仅仅是信息化建设,实际上是提升政府效率,实现当地转型发展很重要的助推器,而这一点这点很多地方没有认识到,银川已经认识到并做到了。借助智慧城市建设,实现了政府整体内部架构的变革与流程的变革,包括政府对市民服务的模式变革。同时,智慧城市建设也在推进数字经济的发展,中兴在银川还提供企业云的服务,数据利用增值有很大的空间,将来是可以带动一个新的数据产业发展,谁建设的早谁就在转型发展上更快。

  随着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变化,公共安全正在成为城市管理的重要问题,而行业力推多年的“平安城市”是否能确保城市“平安”,胡剑认为,公共安全不等于平安城市,平安城市是公共安全的一部分。传统理解的“平安城市”一般认为是“天网工程”、公安的视频监控、社会的视频监控等等,从平安城市来说后续发展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是联网集中;第二个是视频的处理分析。视频处理分析原来是人工去看,转为主动预测自动分析,这个是现在平安城市后续发展最关键的。比如你要查某个车辆是否有问题,需要人盯着视频去看,以后这类问题就可以在系统上预警,提前布控。随着全球社会治安形势的恶化与不确定因素的增多,中兴通讯目前在公安安全方面也将投入更多的资源进行拓展。

  中兴通讯是智慧城市2.0的首倡者

  中兴通讯现在推动“智慧城市2.0”,未来还可能还会升级到3.0,当初我们提1.0和2.0 的区别是什么呢?最主要的是1.0实际上是单个垂直领域或单个垂直部门,概念就是我可能做了智能交通、智能教育,这只是在某个委办局他管的一块,这个有一个好处就是管理单一,执行力比较强,但是一个部门跟其它部门业务是孤立,实际上是一个“孤岛”,你要体现出“智慧”就比较难了,它能产生的带动效应就很有限。

  “智慧城市2.0”最主要的核心就是数据,最核心的就是要打通各个委办局之间的流程和数据,实现数据共享、流程互通。本质上不是某个局的、某一个垂直职能部门的数据,是要求多个部门的。在智慧城市2.0时代,必须要有一个城市运营中心(UOC),这个UOC将来就是城市数据汇聚、交换、共享的节点,基于这个平台还会有面向最终用户的综合应用,比如我们现在做的一个面向市民的“超级APP”。

  对于中兴通讯和BAT互联网企业推进智慧城市建设的关系,我们和他们的区别是比较好理解的,我们是从上而下,他们是从下而上,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们是自上而下设计,他们是自下而上应用。怎么理解呢?第一个就是我们做的是底层服务,如果把数据比喻成矿,矿散落在各个委办局,我们就是挖矿者,把矿挖过来,把这些数据按照一定的主题格式给储存起来,然后我们把数据进行归类做出毛坯,在网上基于数据的应用我们做一部分,更多的数据还会开放出来给第三方来使用,我们实际上干的是底层的苦活累活,把数据打通、流程打通对接。互联网公司是自下而上的,比如微信只是嫁接各地城市的应用,不会去做流程打通的事情,比如交水电费,水电公司有个应用,然后他在上面做个简单入口的汇聚,界面的改造,进入应用后还是进到各个垂直的系统里去,只是在上面盖了一个“统一入口”的帽子。互联网公司目前以这种方式来推进智慧城市或互联网+政务还是有很多限制,比如中兴现在做的超级APP,我们至少能做到一个账号能访问各个委办局的系统,但互联网企业只能做有标准化流程的应用入口,而无法深入到个性化、多样化的老百姓需要的刚需业务流程。

  由于地域禀赋、体制机制与发展理念的不同,智慧城市在国内的发展愈来愈呈现出“中国特色”,与国际智慧城市发展相比,也逐渐摸索出属于自己的道路。胡剑表示,目前中兴通讯的海外智慧城市项目更多的是标准化技术解决方案的交付,像做平安城市的摄像头产品、全称wifi等,涉及业务流程变革的还比较少,主要还是智慧城市1.0的操作模式。对于国外国内智慧城市发展模式的区别,胡剑认为也不可一概而论,比如新加坡,既是国家又是城市,在智慧城市建设中很强调顶层设计与一盘棋的概念,又有专门信息化部门专门去推动。新加坡也是一个大政府,政府管的比较多的,政府控股的企业也比较多,所以智慧城市的推动力相比其他国家要强很多。再看美国的智慧城市建设,奥巴马表示投了1.6亿美金去搞智慧城市,但是他们是联邦政府,管不了州的事情,所以主要做的是科研项目资助。国外有很多“小政府”概念,政府主导型的智慧城市建设还是不如国内的。

  在笔者提到中兴通讯在智慧城市领域的定位与角色时,胡剑强调,智慧城市是公司在政企领域非常重要的战略,中兴通讯是智慧城市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军者与一线实践者。

上一篇:瓜子和花生,一个容易长胖,一个利于减肥,可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从严从实加强自身建设
    从严从实加强自身建设
    “是责任状,也是‘军令状’。”在《干部日常监督管理承诺书》签字后,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驻自治区党委统战部纪检监察组组长黄信章说,“承诺
  • 中兴胡剑:智慧银川为什么能成为智慧城市2.0的
    中兴胡剑:智慧银川为什么能成为智慧城市2.0的
    近日,笔者对中兴通讯副总裁胡剑进行了专访。中兴通讯近几年在智慧城市领域取得了瞩目的成绩,特别是智慧银川项目成为智慧城市2.0的最典型代表。为
  • UL认证专家一行莅临凯布斯作友好访问_11
    UL认证专家一行莅临凯布斯作友好访问_11
    1月24日下午,UL认证专家一行莅临凯布斯(CABLESCOM)工业电气线缆(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布斯)进行产品认证友好交流。凯布斯副总经理路鑫、
  • 无人店真的跟家电经销商们没有关系吗?
    无人店真的跟家电经销商们没有关系吗?
    销售慧智——商贸行业移动销售管理专家。 我们始终在努力前行。 "无人便利店"的概念火了,很多家电人的心思又活泛了起来。这种无人店的模式能不能用
  • SAP助力荣事达“双创”升级_9
    SAP助力荣事达“双创”升级_9
    荣事达,是一个大家印象中传统的家电品牌。几经改制和股权重组,如今的合肥荣事达电子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已经成为一家平均年龄只有26岁、转型为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