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机器人热潮兴起 “佛山制造”悄然变革_0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在高明城区偏郊的佛山市法恩洁具有限公司里,蒋梦清操控的5台机器人正对着尚未喷釉的马桶模拟喷釉。咔咔、咔咔、咔咔,5台机器人姿态翩然的动作,宛如机器人舞般迷人,引得前来参观的人们举起手机,拍个不停。

  这是法恩洁具正在进行的一场变革,他们将用工业机器人来替代产业工人进行喷釉。更早的几年,美的、美芝、樱奥厨具的工厂里,工业机器人已经成为它们生产线的重要成员,这对于佛山制造意义非凡。随着正在兴起的一波工业机器人热潮,以劳动密集型著称的佛山制造正在悄然进行一场变革。

采用机器人的生产线

  机器人闯进佛山工厂

  长得一点也不像人,实际上更像人的一条手臂。看到工业机器人,蒋梦清有点失望

  45岁的蒋梦清是法恩洁具的一名喷釉工人。自1995年离开广西桂林老家后,就一直在法恩洁具及其母公司打工。19年中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做喷釉工作。现在,他依然是公司喷釉班成员,跟过往不同的是,现在的他不需要亲自喷釉了。

  变化源于机器人。2013年9月18日,一整套工业机器人喷釉系统运到法恩洁具的喷釉车间里。车间顿时就轰动了,正在工作的工人们从车间的各个地方蜂拥过来,争相围观工业机器人的模样。半年后的今天,车间工人童绍翔对这套浑身亮黄色的工业机器人系统的兴趣仍难以消除。每次拉车时,他总免不了瞄上几眼。

  在蒋梦清的想象中,机器人就是科幻片中那种由机械构造出来,长相完全跟人一样的东西,而且具有很多人不具备的超能力,就像超人一样,无所不能。在看到工业机器人那一刻,蒋梦清略微有点失望。工业机器人长得一点也不像人,实际上更像人的一条手臂。

  从事工业机器人研发的夏宁说,人们平常所说的机器人或者在影视中看到的机器人,是智能机器人。工业机器人实际上可以说是智能机器人的一条手臂,它的功能也比智能机器人简单很多。工业机器人一般是固定在工厂某一个生产位置上,而不会像智能机器人那样可以行走。而且,工业机器人也无需视觉、触觉等方面的功能。工业机器人主要是为了实现工厂替代劳动力的目的,这决定了它对人体仿生学的模仿更加简单。夏宁说道。

不过,高度智能化的生产仍然让车间工人激动不已。负责操控这套工业机器人系统的蒋梦清,在回忆第一次操控感受时说就一个爽字,脸上同时绽放出笑容来。

  不怕脏不怕累的好员工

  工人越来越少,而且越来越难以适应高强度的劳动,这是法恩洁具购买喷釉机器人的主要原因

  对于整个陶瓷生产工序而言,喷釉是一个高强度的体力活。人工喷釉时,蒋梦青需要手持喷枪,不断变换身体姿势,以便将马桶每个地方都喷得平整均匀。这样一天下来,实在是累得够呛,下班回家后一点都不想动,吃完饭就早早睡觉了。而现在,他的工作对象只有一张触屏机器人控制系统,他一天的工作只需要用手指不时地点一下屏幕上的相应按钮,下班后一点都不感觉到累。

  更重要的是,使用工业机器人喷釉大大减轻了蒋梦清对职业病的担忧。众所周知,陶瓷行业工作环境比较恶劣,是尘肺病高发的行业之一。2010年,法恩洁具的母公司乐华陶瓷就曾暴发过群体性的尘肺病。当时,蒋梦清身边上百名工友被诊断出患有尘肺病或疑似尘肺病。这一事件在当时引起非常大的反响。此番法恩洁具在佛山陶瓷行业较早使用工业机器人系统,其目的之一,便是改善工人的工作环境。

  蒋梦清算是那一波群体尘肺病中的幸运儿。他只是肺野纹理增粗,受到粉尘伤害并不大。但当年的尘肺病风波却在这个中年男人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直到现在操控工业机器人来喷釉,他的心才逐渐安稳了。工业机器人喷釉,是由4个工业机器人在一个密封的空间里喷釉,蒋梦清只需要站在1.5米外的上下料的地方,粉尘的影响大大降低。蒋梦清现在上班时可以穿一身干净的衣服,而不用担心落得满身粉尘。他也无须在上班结束后,像煤炭工人洗掉脸上黑色的煤灰一样,去洗掉自己脸上白色的粉尘。

  正因为喷釉高强度的劳动以及恶劣的工作环境,喷釉环节的招工成为令陶瓷企业头疼的问题。法恩洁具母公司乐华陶瓷洁具总经理办公室主任霍志标就表示,自2008年开始,陶瓷行业的招工就感到吃力,并逐年加大。据其介绍,2008年一个普工的工资大约2000元,5年后的2013年,普通的工资已经涨到了3500元。

  法恩洁具喷釉班班长蒋小勇还清楚地记得,有一个年轻人在人力资源部办好手续,才到车间上班1天多,就迅速辞职了,原因是无法忍受糟糕的工作环境。招工的困难,也致使喷釉班工人的工资从2008年的4000元每月上涨到现在的6000元。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人力资源蓝皮书:中国人力资源发展报告(2013)》中显示,2012年,我国15至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93727万,比2011年减少345万,占总人口的比重为69.2%,比2011年年底下降0.60个百分点,这是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在相当长时期里第一次出现绝对下降。因此,该报告将2012年视作中国劳动力结构拐点之年。广东省人社厅在今年春节后招工统计报告显示,佛山节后缺工8万人,在广东省内仅次于深圳、东莞,成为工人缺口第三大的城市。

  霍志标说,工厂已经感受到劳动力市场的重大变化。公司老板担心工人越来越少,而且越来越难以适应高强度的劳动,这是法恩洁具购买喷釉工业机器人生产线的主要原因之一。

从结果来看,这一套工业机器人喷釉系统替代人工效果不错。人工喷釉一天9个小时大约能喷60多个,而5个工业机器人组成的工业机器人系统同样的时间可以喷500个,大约相当于8个喷釉工人。一旦调试完成后,工业机器人喷釉系统可以将现有的6个喷釉工人全部替代。如果按照产能计算,只需要1个操控工人的工业机器人喷釉系统可以替代8个产业工人,从而节省劳动力7人。

  工业机器人对劳动力的替代作用,广东樱奥厨具有限公司也颇有体会。以前,采用人工进行水槽抛光及前后工序时,该工序需要约50人,而有了工业机器人,18个人就可以完成原来的工作,对劳动力的需求下降了约三分之二。

  会抢工人饭碗吗?

  工业机器人不再局限于一个生产工序,会逐渐覆盖工业生产各个环节,无人工厂指日可待?

  在实现替代劳动力的同时,工业机器人在工厂的应用也在进一步提升工厂的生产效率。

  法恩洁具从过去几个月的试生产中已经体验到这一点。喷釉班班长蒋小勇说,使用工业机器人进行喷釉,产品的合格率比人工高出四五倍。去年底,工业机器人喷釉系统试生产时,总共完成200多个马桶的喷釉工作,只有1个马桶不合格。如果使用人工喷釉,多年来产品的合格率都保持在98%.这意味着,人工喷200多个马桶,不合格的数量将达到4-5个。

  工业机器人喷釉的质量也明显比人工高。实际上,工业机器人的喷釉工艺的老师是蒋梦清。据工业机器人喷釉系统的研发者秦磊介绍,工业机器人是通过将蒋梦清的喷釉动作一个个分解记录下来,编制成软件系统,从而实现喷釉的目的。

  于蒋梦清而言,每次的喷釉效果也有起落。两公婆晚上吵架,第二天心情肯定不好,喷出来的马桶质量肯定就差一些。再者,喷累的时候,喷的效果也会差一些,有时候还漏喷了。蒋梦清说道。不过,工业机器人显然不会犯这些错误。

  广东樱奥厨具有限公司也感受到了工业机器人对生产效率的提升。该公司以前采用手工方式生产时,产品一次合格率只有60%.采用工业机器人后,产品一次合格率达到90%.

  随着工业机器人产品的不断丰富,工业机器人对工厂生产的提升不再局限于一个生产工序,而会逐渐覆盖工业生产的各个环节。去年11月初,在顺德举办的第二届国家装备工业两化深度融合暨智能制造试点成果展示会上,佛山市利迅达、广锻等四家企业联合设计了国内首条冲压无人生产线。该生产线由3台广锻伺服冲压机、4台鼎峰摆臂式机器人、一台利迅达焊接机器人、一台利迅达抛光机器人和4台嘉腾搬运机器人组成,实现物料搬运、模具冲压、焊接、抛光、成品入库等工序的自动化生产连接。据广锻技术部部长李建平估计,该生产线至少可以节约7至10位工人,包括焊接、抛光等技术工种岗位。同时,由机器人取代人工后,效率也可以从原来每分钟6次,提升至每分钟10次,效率提升了近两倍。

  在佛山市新鹏工业机器人副董事长秦磊博士看来,理论上,制造业生产中任何使用人工的工序,都可以通过工业机器人来实现。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工业机器人厂商的研发成本能否优于人工成本。随着目前佛山工业机器人厂商的蓬勃发展和日趋激烈的竞争,工业机器人的研发成本将逐渐变小,对人工的替代作用将会更加明显。到时,一些对工业机器人需求大的产业,或许会出现大部分工序乃至全部生产工序都被工业机器人替代的场景,那就是无人工厂。

  不过,高速发展的工业机器人,也让一些产业工人感到担心饭碗不保。法恩结具喷釉工人蒋梦清现在的工资就比以前少了10%,尽管蒋在负责跟进工业机器人整个调试直到批量化生产,公司方面认为,蒋的劳动强度下降了很多,因此下调了工资。境遇更差的,或许是该厂正在喷釉的3个工人,一旦工业机器人调试完成进入正式的批量化生产,这几个人肯定要改行。蒋梦清说道。

  工人们的担心阻挡不了佛山制造快速前行的智能化改造历程。法恩洁具目前还正在和秦磊团队合作研发抛光打磨系统,以用工业机器人来替换陶瓷结具的成型工序。未来,该公司还将在窑车等更多的环节用工业机器人来实施生产。

  一场用工业机器人改造佛山制造的试验,正在疾驰前行。

  理论上,制造业生产中任何使用人工的工序,都可以通过工业机器人来实现。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工业机器人能否优于人工成本。

上一篇:海为C60S0T系列PLC在线路板湿流程设备中的应用设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