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的困境:“外敌”觊觎 内患又起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自1980年代初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从自力更生的封闭式经济重新融入以西方为中心的经济全球化分工体系中,并凭借东南沿海的区位优势,亲商政府的大力推动,大量廉价土地和劳动力等资源,迅速抓住世界特别是东亚产业转移的机会。

  短短20余年,无论是在美国、欧洲、拉美、非洲、中东,还是中亚,以日用消费品为主的各种中国制造就风靡全球。

  不过,中国制造的繁荣一直建立在一个相当脆弱的基础之上:产品主要集中于低端生产,掌握不了产业的制高点;对来自世界市场的原材料(行情专区)缺乏定价权;销售上严重依赖外部市场,经济对外依存度畸高等。最近几年以来,大规模的工业化对生态环境的压力更是显现明显。

中国制造的困境:外敌觊觎 内患又起

  随着土地和劳动力等各种成本的上升,利润微薄、以低端生产为主的中国制造正在失去原来价格取胜的比较优势,存在被越南、孟加拉等东南亚国家和墨西哥等拉美国家取代的危险;在高端产业方面,则面临着美国等发达国家制造业回流的挤压。

  事实上,中国制造业有着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双重压力。内部困境主要表现在,随着劳动力、土地、税收等各种成本的上升,以低端产品为主、利润空间有限的中国制造的收益越来越低。最近的数据是,2013年中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2609元,自2010年来连续第四年保持两位数工资增速。专家称,随着中国劳动人口的绝对下降,未来农民工工资将持续快速增长。这对主要以低劳动力成本为核心竞争力的中国制造影响重大。

  需要指出的是,二战以来,东亚地区呈现出一条颇为清晰的产业转移路线。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日韩,到台湾,到东南亚国家,再到中国大陆。随成本上升发生的产业转移已成为一种全球化生产的典型模式。

  可以发现,能够留住企业总部和研发、技术、营销、品牌等核心上游链条的日韩地区,在生产线很多转移出去后,经济社会仍能保持持续发展。而像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完全靠来料加工的地区,一旦生产成本上升,生产线被转移出去,便失去了在全球分工中的重要地位。

  令人遗憾的是,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山寨和低质仍然是中国制造给人的重要印象。外部困境则主要来自于高端制造业回流发达国家和低端产品制造转移至东南亚、拉美等地对中国制造造成的两面挤压,以及在两头在外模式下缺乏原料定价权和欧美国家的市场保护主义产生的影响。

  美国正在进入页岩气的新时代,希望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生产者,同时,一场以新型制造业、合成生物学、机器人(行情股吧买卖点)、3D打印、智能城市为特征的新工业革命正在发生。目前来看,这对于仍处低端的中国制造业没有形成大的直接竞争,但明显的是,它在一定程度上压制着中国往高端制造业升级的通路。

中国制造的困境:外敌觊觎 内患又起

  来自低端产业转移的影响目前对于中国制造更为明显。在北京的社区商场中,热销的美国HM和日本优衣库等大众服装品牌的产品产地很多已标为孟加拉或柬部寨等东南亚国家。这些与中国地缘接近的国家作为新的成本洼地,正成为新一轮产业转移的目的地,制成品又大量回销中国。

  对于中国制造的困境,重塑中国制造在世界市场的形象,或许是中国制造产业升级的重要一步。

  前任土耳其驻华大使埃森利曾表示,中国制造的一些有品牌的产品质量较有保证,但一些没有品牌的中国出口产品质量可能较差,由于价格低廉而广泛行销,这对中国制造的整体声誉造成了不好影响。他建议,中国可以从政府层面制定一定的质量标准,这样有利于整个中国制造的质量和声誉在国际市场上的提升。

上一篇:陶瓷压力传感器的技术原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