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信息背后的信息
分类:产品运营 热度:

2012年4月,《华尔街日报》刊发报道,指称摩根大通集团在伦敦的交易员布鲁诺·伊克西尔正在做高额投机性交易,风险突出。摩根大通集团CEO杰米·戴蒙为此向公司首席投资官艾娜·德鲁询问,得到的解释是媒体报道的大型交易都会获得成功,而且管理上也没有问题,媒体质疑是在夸大事实。杰米·戴蒙据此向外界表示,媒体质疑的交易,并不存在过大风险,“完全是茶壶里的风暴”。

真是这样吗?艾娜·德鲁2005年被杰米·戴蒙选中任职,2008年金融危机后被赋予了提升公司业绩的重任,这使得她逐渐变得更为大胆,不再遵守原有规定有关投资亏损超过2000万美元就要抛售止损的要求。德鲁的进取策略确实在一段时期内创造了可观利润,这反过来使得戴蒙赋予了她更大的自主权,鼓励其承担更大风险以追求更大利润。

2012年4月的最后一天,当戴蒙要求德鲁出示具体的交易头寸,经文件审查后才发现严重的问题。伊克西尔隶属于摩根大通在英国伦敦的投资部门,应向伦敦总部的德鲁汇报,但彼此之间的协作却没有实现。甚至而言,当德鲁查询伊克西尔的交易头寸,得到的回答常常是不完整的、模棱两可的,她也没有进一步要求其给出更明晰的答案。这就使得,当时作为摩根大通首席投资官的德鲁,已经越来越不清楚公司的投资风险。这种行为显然与戴蒙对她的鼓励有关,无论是戴蒙、德鲁还是伊科西尔,或是公司中的其他人,都没有分清或者说没有意愿分清大胆投资行为与鲁莽投资行为之间的界限。

杰米·戴蒙,曾以才华横溢、富有远见、善于把控细节著称,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还曾收获盛誉。但戴蒙自己也承认,过去的成功使得他自己变得自满,从而降低了对风险的警觉。

领导力代表着责任,其中的一个关键责任就是觉察到外围反常迹象。无论是实体企业,还是金融机构,领导者的工作内容甚至首要职责就是确保组织出现严重问题前察觉到重要信息。但在现实经济生活中,诸如摩根大通集团CEO杰米·戴蒙忽略风险信息,以至于酿成业务灾难的疏于审查、疏于监管并不少见。安然公司2001年曝出巨大的财务丑闻,但实际上这家公司的审计机构在1999年就收到过举报信息,担任安然审计领导职务的罗伯特·耶迪克还曾出任过斯坦福大学商学院院长,是业界有名的会计学教授。近十年来,英国巴克莱银行、花旗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瑞银集团、苏格兰皇家银行等全球著名金融机构都卷入同业拆借利率丑闻,但事件本身无一例外均是由外界揭开,而非内部审计机构、风险内控机构。

哈佛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杰西·伊西多·斯特劳斯首席教授、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领导中心联合主任马克斯·巴泽曼在其所著的《信息背后的信息》一书中,深入检视了全球金融、商业等领域近年来因缺乏洞察力,导致忽略信息背后的信息,从而引发不良的个人决策、组织危机甚至社会灾难、金融市场震荡的教训。本书总结指出,全球各领域的领导者以及正在上升、成长的管理者,应当培养觉察到重要信息的思维习惯,要善于跨越错误的直觉去审视数据,对于反常现象要养成反问的习惯,做重大决策时要找局外人聊聊,鼓励团队觉察重要信息。

信息背后的信息被忽视,有着多重原因,这本书对此进行了梳理:首先,无意盲视和有限认知,使得人们局限于当前的有限选项,从而导致与机遇失之交臂,或忽略了突出风险;第二,因为利己偏好,使得人们形成了所谓的“动机性盲视”,即行动不符合自己利益时,主动忽略他人的不道德行为;第三,领导者疏于监管,不能或没有意愿去履行审查职责;第四,集体盲视;第五,刻意误导;第六,过度自信导致的决策偏差。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学界、媒体、公众都在致力于问责华尔街投行。但也有人注意到,诸如评级机构、审计公司的集体盲视,即因错误判断和利益冲突而导致的渎职,也是导致危机风险加速扩散的原因所在。即以美国次贷危机的形成为例,房地产市场泡沫形成后,债券发行者将次级贷款和其他高风险住房贷款作为抵押贷款证券进行销售,信用评级机构对此的评级相当宽松,甚至对于那种高度复杂的抵押贷款证券也自然而然的授予了AAA评级。

要走出上述盲视,我们应当具备第二视角,查找审视那些没有发生或看上去不重视的线索,对于某些好到了近乎不真实的事情多加检视,保持理性,考虑相关者的行为和动机;在此基础上,我们还有必要学一点博弈论的知识,要考虑自己与他人的博弈关系、相互行动各自造成的影响;深入考察事件之间的间接效应,例如金融机构、商业企业的管理、销售政策造成的社会影响,并反过来影响行业、公司的市场空间、公众满意度等。

上一篇:卡顿、掉线这些游戏“魔怔”,来看OPPO Reno如何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